去年刚军训完的时候和一些同城的学长学姐见面。这是第一次参加类似聚会的活动,很紧张,为了穿的好看所以就很单薄。但比起家乡这里的初秋夜晚已经很冷了。有一个学姐看到我在发抖就主动要给我捂手。学姐是中医专业的,比我稍矮一些,扎马尾,穿草绿色棉T、黑色牛仔裤和耐克鞋,套着一件长长的针织粗毛线开衫。手心很热很软,我从那一刻起几乎就要决定放下戒心去接受这一切了。

 
评论(1)

只发牢骚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